您的位置 > 首頁 > 大雜燴新聞 > 新聞正文

【原創】日常青春劇——《夕陽下殉情》完結篇

本欄目長期入口為APP端新聞頁面的第三個大圖喲!!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創

本欄目長期入口為APP端新聞頁面的第個大圖喲!!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創-標題-TAG-作者/動漫之家ID

請附帶文檔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對不予通過

投稿通過后的文章會逐步發送上線

歡迎大家前來投稿

如果遇到特別對胃口的,會有編輯姐姐來邀請你一起出本子喲~

原創同人匯總頁:點此跳轉


夕陽下殉情-CHAPTER8

作者:douyueling

夕陽下殉情-CHAPTER1 夕陽下殉情-CHAPTER2 夕陽下殉情-CHAPTER3 夕陽下殉情-CHAPTER4 夕陽下殉情-CHAPTER5 夕陽下殉情-CHAPTER6 夕陽下殉情-CHAPTER7

第九章

收到了筱崎蘇醒的消息。

因為當時正在上課,所以只能確認一下郵件。來信的是筱崎的父親。

因為經常性的探望,被筱崎父母感謝,還交換了聯絡方式。明明年齡有差距,究竟是什么關系呢,也曾受過這樣的質疑,當時只能用是令郎高中的后輩,曾受過令郎的照顧一筆帶過。

當然這不是真話。

他的父母并不知道,筱崎至今昏睡四年,但并非沒有意識,而是游蕩在學校里,也就是俗稱的幽靈。我是在升上二年級后發現筱崎的。

然后我為了他的蘇醒展開行動。十二天前筱崎的意識從學校里消失了,但本人卻沒有蘇醒,本以為出了什么差錯,還是沒能把他拉回來。

“有情況請通知我。”

兩天前從醫院回來時這么請求。“一直以來麻煩你了”筱崎的父母低著頭。

當時看著低著頭的筱崎父母,我的內心不禁涌現愧疚,或許我做了多余的事。

一般會作為幽靈出現,就代表有著某些留戀。所以只要解決那些留戀,人就會蘇醒才對。不過這只是我個人的理解,也不能做出保證。

筱崎會在十天后醒來或許也是基于各種各樣的原因,畢竟人腦還有很多未明的謎團。雖然不知道隔十天才醒的意義,不過我還是松了口氣。

“抱歉通知晚了,兒子命已于兩天前早晨蘇醒,現正繼續接受治療中。”

筱崎父親在郵件中道歉。昏迷四年的兒子醒了,一定正手忙腳亂吧。

總之筱崎醒了。

下課后走在走廊上。學園祭的工作已經全部結束,所以不用再去學生會露臉。但今天美化委員請假,由我代替出席委員會。而且前一天收到四班有人偷偷違反校規的消息,如果是真的就是嚴重問題,必須私下快速地進行核實。班長是非常忙碌的。

“嗯,辛苦你了,全部都收上來了嗎?”

班主任轉著椅子面向我問,肚子有點大的身體讓椅子發出嘎吱一聲。我點點頭,

“是的。缺少的幾人今天也確實補上了。”

堆在教職員辦公桌上的是升學調查表,現在是十一月,高中二年級的第二學期也快過去了。學園祭一結束就必須考慮未來了。

話雖如此,也有人覺得二年級就決定大學太早了,調查表也費了一番功夫才收上來。甚至有人隨便填了一個不知道就交上來了。

班主任看了一眼回答得千奇百怪的調查表嘆了口氣,一般學生也就算了,班主任撓了撓有些禿頂的頭,拿起調查表中的一張對我說,

“真的好嗎?你現在的選擇…以你的成績可以以更好的大學為目標啊。”

那是我的升學調查表。我看著調查表上自己的字跡干脆地回答道,

“是的,這樣就好。”

在第一和第二志愿上寫著離高中不遠的國立大學。我的成績確實可以報考更好的大學,而且就算我說要讀私立大學,家里也不會不同意。

“你難道是有想讀的科系嗎?”

“并不是。”

我雖然身為班長,但并沒有什么特長。也不是非那兩所大學不可。會這么選擇純粹是因為國立和近兩點而已。這似乎讓班主任非常不解,

“總之,你再考慮看看吧。以你的評價,就算獲得推薦名額也不困難。”

現在決定還太早,班主任的話回蕩在我的耳邊,我走出了教職員辦公室。

雖然班主任說太早了,但我卻覺得一切都已注定了。我站在走廊上拿下眼鏡,其實我并沒有近視,不如說正相反。看得太清楚了。

我看得見幽靈。

所以戴的當然也不是普通的眼鏡。這副眼鏡是有人專門為我量身特制的。

為了讓我漸漸看不見。

本來這年頭能看見幽靈的能力就顯得非常老套,說出去也只會被人笑話而已。但我并不討厭這個能力,比起大學,也有更加想去嘗試的事。不過或許我仍心存迷茫吧,所以現在仍戴著眼鏡。

是要走一條普通的人生之路,還是要走一條不同尋常的人生之路呢?

現在回頭還來得及,從走廊的玻璃窗望向操場,很多和我穿著相同制服的學生正歡快地奔跑著,現在的我仍是其中一員。到了大學也一樣,當個學生一定很輕松吧,我也并不討厭學校生活。

我暫時放下自己的事,想起了筱崎。筱崎醒了,證明他心結解開了。

為了了解筱崎,我曾私下調查過他。而且也從別人口中得到了具體的信息。

四年前名為筱崎命的高二男生和名為石門葵的高二女生同時從學校五樓的化學準備室墜落。石門葵當場死亡,筱崎之后昏迷不醒。

這是當初事件的報道,然后,我從其他管道得知了事件發生的原因。

筱崎因和當時同班的男生齊木發生爭執,被意外推落,石門為了拉住他,結果和他雙雙墜樓。齊木沒有自首,所以至今真相未能大白。

從我的角度看來這是一起不幸的事故,但對筱崎來說當然沒這么簡單。

自責的他成為幽靈,不斷地在化學準備室內拉琴。但持續這樣下去,他的肉體終有一日會迎來死亡。在此之前不得不想想辦法。

帶著期望,我去找了石門駿人。

如果石門葵的弟弟石門駿人能看到筱崎,有可能會認出他,換言之筱崎的幽靈身份會暴露。但另一方面,也或許能解開筱崎的心結。

其實本來還可以用那個叫齊木的男人,但考慮到筱崎知道情況后會出現的反應不推薦這樣,并且很難解釋得知齊木這一人物的理由。

但結果,筱崎還是與作為畢業生來逛學園祭的齊木偶遇了,然后果不其然暴走了。就像點燃的炸彈一樣。石門和我恐怕都有影響他。但是下了致命一擊的確實是齊木。讓人有點不甘心呢。

不過結果好一切都好。世上像筱崎這樣的存在并不少見。但也不是說很常見,至少在學校里我只遇見了兩個…筱崎是其中之一。

午休時,我和同班同學一起吃完了便當后,一個人走上了社團樓屋頂。

我打開屋頂的雜物間的鐵門,嘎吱一聲后,只有無底的黑暗出現在眼前。這里沒有人,但我向只有雜物的黑暗空間發出疑問,

“這樣就好了嗎?”

“嗯,這樣就好。”

一個宛如天籟般的女聲回答,我能看見黑暗中站著一個水手服身影。

其實這里并非沒有人,只是誰都看不見她,誰都聽不見她的聲音罷了。她身上穿著和我一樣的校服,但穿在她身上就有著不同的美感。長長的黑發飄逸,潔白又美麗的臉上掛著自信的笑容。

再次看到她的身影后,我發現到。她真的很美。就連女生的我都不禁被吸引住目光,在我眼中就好像有束光照射在她身上一樣。

所以才更讓人覺得可惜。

站在眼前的是不可能留存于世的人,她在四年前的事件中已經死亡。

石門葵。她其實也和筱崎一樣,四年間一直被束縛在這個世界上。

“筱崎醒過來了,雖然現在還動彈不得,但至少沒有生命危險。”

聽見我的話后,石門葵輕輕一笑,

“是嗎,太好了。”

我在調查筱崎的過程中發現了屋頂的石門葵。不,是石門葵主動來接近我的。我雖然能看見幽靈,但如果對方藏起來就無法感知了。

某天在屋頂的石門葵向樓下的我招招手,在我走上屋頂后,她正站在晴空下等著我,那副耀眼的身姿簡直難以讓人把她認作幽靈。

“誒呀,你一點都不怕我呢~”

她微笑著,將情況全部告訴了我,“有件事,能請你幫我嗎?”

在我面前的石門葵一直保持笑容,就算是哀傷的時候也是靜靜地微笑。我會幫助筱崎不僅是出于自身的判斷,同時也是出于她的委托。

知道筱崎還活著的石門葵雖然想要筱崎蘇醒,卻不能在他面前現身。

“不去見一面真的好嗎?”

我再次問道,雖然已經不是幽靈的筱崎或許看不見身為幽靈的石門葵。但至今明明就在觸手可及的地方,筱崎卻不知道石門葵的存在。

“如果見面了,他和我只會無法脫身,”

不,石門搖搖頭,“我已經死了,他會被我抓住,被帶向死亡的。”

我沒有回應。假設筱崎能看見石門葵,那恐怕真的會如她所說的那樣。

生靈和幽靈間還是有著一些區別,是否真的能看見對方其實還有待定奪,但我沒說出口。生靈過度迷戀死者而被帶向死亡是有實例的。

就算現在筱崎已經蘇醒了,如果再度親眼見到眼前的石門葵,也不能斷言不會再度發生狀況,他們間的感情就是如此深厚。

所以石門葵才只能拜托我。

而我也答應保密她的存在。

雖然同樣被束縛在這里,石門葵還是和筱崎不同。石門葵是真正的幽靈。

“就算見不到面,我也聽見了,這些年他的琴聲。所以已經足夠了。”

筱崎會成為幽靈是因為自責,而石門葵成為幽靈的理由又是什么呢?她用生命救下了重要的人,照理說應該感到滿足了才對。

是因為擔心?

是因為眷戀?

她的目光穿過我,眺望著明亮的門外。這里是社團樓的樓頂,而化學準備室就在下方。她一定每日每夜都在這里聆聽著獻給她的琴聲吧。

“而且,最后還聽見了他的告白。這樣總算是死而無憾了呢。”

“原來如此。”

我點點頭。因為最后我不在場,情況大致都是事后從石門駿人口中得知的,所以知道得并不詳細。就算向石門駿人說出一切后,筱崎也沒有立刻醒來。那讓筱崎醒來的關鍵是什么?

原來如此,是告白啊。

或許也可以稱之為告別。

筱崎和石門葵都是一樣的,最終讓他們留存于此的還是對過去的懷念。雖然很老套,但用世間的說法來說,這都是因為愛。

那句告白一定超越了時間與空間。不論是四年的時間還是人世與彼岸的阻隔。然后了卻了雙方的心愿。結果筱崎回到了自己的身體,石門的身體也開始變得透明,我知道這是迷戀已斷的證據。

“看來我不得不走了呢,最后還有一個請求,能不能請你為我達成?”

“是什么呢?”

你的琴聲傳達到了哦,石門總算也擺脫了束縛。下次見面就告訴他吧。不過他可能會生氣吧,至今我瞞著他關于石門葵的事,但是,

“我的事,請一定一定不要告訴他。”

“為什么?”

我看著石門葵問道,“直接見面姑且不論,但這份感情是無法否定的,這是你們存在的證明,就算知道了,我覺得他也不會再迷茫了。”

“就是因為這樣啊,搞不好他迷戀斷的太干凈,馬上就會忘了我呢。這可不要啊。”

石門好像小惡魔般微微一笑,筱崎一定是迷上她的這種地方了吧。

“再讓我占有他一下,只要一會會就好喲。你應該能懂吧,女孩子可都是惡魔哦。”

“啊啊,我不是不能理解。”

“謝謝你。”

最后石門葵留下一個燦爛的笑容,化作光消失了。目送了石門葵后,我走下樓梯回到了校舍,然后在四樓遇見了石門駿人。

弟弟和姐姐不同,發色比較淡,臉部輪廓也很立體,但同樣是個美男子。除此之外石門還有兩個美型弟弟,石門家的遺傳因子真是不錯。

以前石門留著拖到衣領的頭發,雖然顯得很有藝術家氣質,但也讓人難以接近,但最近把頭發剪短了,整個人變得更加清爽了。

石門家的兄弟關系似乎很冷淡。姐姐是為了筱崎才一直留在屋頂,也能看出對他的事很掛心,但卻一句話都沒有提到弟弟。弟弟也總是一副超然物外的樣子,幾乎不曾提過姐姐。但還是有的。

所以石門才會去找筱崎。

聽說頭發是他剪的。

“改變形象?”

被我這么一問,石門也沒有否認,悠然地說“天氣太熱了”明明都快冬天了。

事情總算告一段落了,不僅從外表,石門的心態似乎也隨之改變了。

“班長~學生會的人說,因為發生特殊情況,下次的班代會要延期。”

石門一邊叫道一邊懶懶地走近。因為在學園祭上代替副會長完成了橫匾,雖然慣例到處游蕩,但現在學生會的人都會和他打招呼。

“怎么感覺我好像變成學生會的跑腿了,這種事自己聯絡好嘛…”

“深受器重不是很好嘛。”

“哪里有器重,是雜物兼調侃對象才對。我可是會被叫作副會長代理人哦!”

“干脆就這樣加入學生會如何?”

“絕對不要。”

對自由自在的石門來說學生會太拘束了吧,在石門不滿地嘀嘀咕咕的時候,我說道,

“聽說醒了哦,在兩天前。”

石門愣了一愣,轉頭看向我問,“真的?”他當然知道我是在說誰。

“一、二、三…隔了十天嗎,為什么啊~~”

石門扳著手指算了算后,大聲抱怨道,“還以為不行了呢!真是給人添麻煩~”

說實話這次要不是有石門幫忙,憑我一人是無能為力的。雖然因為姐姐的事而有不少糾葛,不管怎么說石門還是擔心筱崎的。

石門駿人并不知道屋頂的石門葵的存在。所以也不知道姐姐的心愿。

就算能看見筱崎,也不知道石門會怎么想。筱崎對石門家心中有愧,這次也是刺激他的愧疚感才能循環漸進。反過來說石門駿人憎恨筱崎也是可能的,或許他會把筱崎視作害死姐姐的仇人。

如果變成這樣,我本打算說出石門葵的事,并告訴他‘這是你姐姐的心愿’。然而石門駿人渴求的卻是真相。于是失去了這個必要。

雖然這件事他可以遷怒筱崎。但在知道真相后,他還是選擇原諒筱崎。

“這個嘛,自有天理在啊。”

“班長,你經常會說些很玄機的話呢。”

石門皺了皺眉。

“是這樣嗎?”

我有點吃驚地問。自己難以察覺這種事。或許在石門看來我是個很奇怪的人。現在石門是學校里唯一一個知道我能看得見幽靈的人。

如果知道我能看得見幽靈,周圍的人一定會疏遠我。就連筱崎都很怕我。沒辦法,這就是普通正常人的反應。所以這件事是個秘密。

但就算在知道后,石門也沒有改變我們之間的距離。而且還好石門看得見筱崎。否則按照以往的經驗,就算被大罵騙子也很正常。

這時我想起他姐姐的事,事到如今好像沒必要說出來,而且石門葵也消失了。但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來,他應該不是完全無所謂才是。

“要是有能見一面的機會,你想見你姐姐嗎?”

雖然是馬后炮,但我還是詢問道。石門駿人注視了我一會,干脆地回答,

“不會。”

“為什么?你們關系不是很好嗎?”

“班長,所謂家人就是這種關系好到不想見面的存在,我想姐姐也不會想見我。”

“誒呀這還真的是。”

我忍不住笑了。感覺能理解了,互相間知根知底。這就是石門家啊。

“那你不去看他嗎?”

“…嗯。”

除了石門葵,還要見的人不言而喻,石門看著遠方說,“我想去了就會去。”

和我去的意義不同,石門若去探望,那對筱崎來說就是審判。當然石門應該不會有那種意思,為了不造成誤會,因此他才不想去嗎?

過一會他又說,“他應該不想見到我吧,就算會被瞪,他還是比較想見日和吧。”

雖然是和之前一樣的回答,但口氣卻不像之前那么斬釘截鐵。我嘆了口氣。真是的,為什么會有這種誤解,這兩人都太不坦率了。

在我看來石門和筱崎的關系并不差,至少筱崎在對待我時,并不會像對待石門那樣隨意。我能感覺得出筱崎和我之間的隔閡。

我們的關系是幽靈和看得見幽靈的人。雖然前者可怕,但后者更加讓人不舒服。筱崎雖然沒有明確地說出來過,但我的感覺不會錯。

但筱崎和石門間就算有內情,也比我更接近。如果問筱崎想不想見石門駿人,他肯定會說‘不想’,但連我也知道這不是真心話。

真是笨拙啊。但比起開導,不如旁觀來得有趣,所以我什么都沒說。

“你弟弟日和和你姐姐像嗎?”

“啊啊,一個模子印出來的一樣。”

石門自豪地說。

“這樣啊。”

我想起還深深映刻在眼中的石門葵的臉,那弟弟肯定是個大美人了。

“話說回來那家伙真的有點睡得太久了。算了正好,這次的畫有點難干。”

“嗯?”

“沒什么。”

筱崎和石門葵的感情,

石門駿人和筱崎的感情,

石門家人的感情。

每當解決一件事,我都能體會到人的感情,果然我很喜歡人與人間的聯系。雖然過程很艱辛,但如果能成功解決,就會得到某種能量。所以我既不討厭自己的能力,也想繼續解決類似的事件。

我的親戚里有個人,是個和我一樣的人。每次見面,她都會惡作劇般地說,

“我不知道有這種能力是好是壞,但比起自怨自艾,懂得享受的女人一定要更受歡迎哦。”

事實也確實如她所說,她是個極賦魅力的人。她主動去學習大量相關知識,完美地利用自己的能力幫助他人,我的眼鏡也是由她制作。

“你的能力太強了,現在還是暫且抑制一下比較好哦。這也是為了未來著想。”

聽說如果只是看,我的能力甚至要高過那位親戚,是數一數二的強。因為看得太清楚了,所以有時候我分辨不出活人和死人。

如果任其發展下去,說不定會到無法壓制的地步,今后的普通生活就會受到影響,于是和父母及各方面協商的結果,我戴上了眼鏡。

雖然戴著眼鏡,但我并不排斥自己的能力,也想像她那樣去幫助別人。

那么這樣決定就可以了嗎?但這時老師的話浮現腦海,現在還太早了。

這是一條不同尋常的人生路。大概會和普通人的生活相去甚遠。雖然一直在解決一些事件,但我還只是個站在門邊對那個世界窺視的大外行。就算知道快樂,也對其中的艱辛一無所知。

那位親戚和我不同,她是個成熟的大人,還開了一家有點特殊的店鋪,

“將來可以讓你繼承哦。”

雖然聽起來像是玩笑話,但因為我很敬佩她,所以聽到這樣的話也很高興。

同時也感到了安心。無論我如何選擇,將來都能有容身之所了。

最后又對自己的孩子氣無可奈何,雖然自詡為大人,結果我還是被周圍寵著啊。

就算是玩笑話,對方也是為了我安心才說的。如果我真的這么選擇,周圍的大人一定也會想方設法幫助我。我會把他們卷進來。

我的選擇不僅僅是影響今后的自己,同時也會影響到我的家人和周圍的人。家人在為我考慮著,我不能無視他們的意愿只為自己著想。

“我覺得班長你很有勇氣。”

石門突然一臉輕浮地說起來,“幽靈這種事誰都不會相信,很難說出口的吧~要是我有這種能力,決不會說出來,因為只會被當作腦子不正常的人啊,就算是平時被當作怪人的我也這么想哦!”

“原來你這么有自覺啊?”

“謝謝。”

我也沒有在夸他。但石門毫不在意地繼續說,

“如果我看不見筱崎,一定會把班長當作騙子。而且真要看見了也是個問題。正反都不會被接受,但班長卻為了幫助我們,真是了不起~”

“…這樣啊,那你現在覺得我惡心嗎?”

“班長你這問題好壞心眼…”

我知道,石門現在就是在感謝我吧。因為很開心,所以才會問出壞心眼的問題。

就是為了這瞬間,我才一直無法放棄。越艱難,得到的成就感才越大。

家人應該不會不理解我。

今天和父母談一談吧。我決定總之先去教職員辦公室把升學調查表取回來。

“雖然你這么說,但筱崎似乎很怕我呢。”

“嗯,或許是吧,”

石門重重點頭,“但比起害怕,一定是感謝更多哦。順便一提我也是~”

和石門駿人分別,下午的課程匆匆而過,當我因某些工作走到學校中庭的時候,手機收到了郵件。我從裙子口袋里拿出手機打開一看。

是不認識的郵件地址,

‘你好,久疏問候,雖然很難堪,但我總算醒來了。因為時間過了太久,就像生銹了一樣到處都很僵硬,感覺好像變成了機器人一樣。

但我還是很慶幸。會有痛的感覺,就代表還活著吧。之前的我連心都已經麻痹,但現在就如同從里到外重新啟動一般,我感到很高興。

如果不是你,我應該無法理解這份喜悅,感激之情無以言表。

所以我會去見你。

至今一直讓你看見慚愧的一面真是抱歉,但這次我保證不會再停步不前了。所以請不要來醫院,我不想再被你看見丟人現眼的樣子了。

請等著我。’

郵件的最后署名筱崎命。雖然不看我也知道了。能想象打這些字也很辛苦吧。

“這樣啊?感覺好像可以敲一筆呢,趁現在想想謝禮要什么比較好嗎?”

成年男子向女高中生發這樣的郵件會不會有點糟糕啊?我看著手機噗嗤一笑。

后記

剎那的時光。

ps,班長其實是大美人哦,但本書中美人的地位一直由葵占據,所以班長更給人女強人的印象。雖然班長在本書里是女主角,但不會和另兩位男主角有更加羅曼蒂克的感情發展了。只能說筱崎你真的是膽子太小了…

本文標題: 【原創】日常青春劇——《夕陽下殉情》完結篇 新聞轉載自網絡,不代表本站立場,如若有問題請聯系管理員,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fekerl.live/dazahui/46572.html

為您推薦的相關新聞

胆拖